2019.02.25 不高兴

说好了不会不高兴
可是还是会
明知道不高兴并没有什么用
当逃离成为梦想
留在原地又有什么意义可言

能怪谁
除了怪自己不争气
只能怪后台不够支持

没意思
什么都没意思
生而何欢死又何憾

2019.02.23 不是在这里摔倒就是在那里

MBP喜迎第一摔。。。

本来放在桌子边缘,充电线插在墙上
多余的部分垂在地上
然而扫地机器人路过的时候估计是把线卷到
反正听到嘭的一声等我发现时MBP已经横尸地上插头也被拔掉了
结果就是主体是没事
充电器也还好
但是充电线接口的部分变得像歪脖树一样。。。
还好还能用
但是心里总是想要骂人的
无奈对着机器人只能干瞪眼!呕!

公司里各种似是而非变幻无穷的规定终于激怒了同事Z
Z的中文名洋气而乖巧,真人确处处体现着中国一部分底层劳动人民的滑头的精神
并且本着绝不吃亏的精神能够分分钟原地爆炸
这次与公司的战争终于爆发(以后让我们称呼Z为小炸药,虽然她已并不年轻)
然而百年老店经历过多少风雨怎么会在乎小炸药这点风浪
加上霓虹金其实也满喜欢维持表面的和谐气氛
估计小炸药的结局只能是黯然离场
不知道这算不算一个双输的结局。。。
不过兔死狐悲,反观自己其实处境也并不甚妙

周五本是本月公司的销售deadline然而没到最后一刻和我同时入社的各个营业部的同期们却一起出现在了小酒馆
已经离职的同事表示实在不可思议
然而大家纷纷表示反正在办公室里也挤不出业绩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
当然真正一心签单的同事们都没有出现
毕竟钱要用到刀刃上与其喝掉不如换成礼物打动客户再换为业绩来得有用

酒过三巡和我不同营业部的一个姐姐表示
虽然公司业绩要求很严厉但是因为福利很好,所以自己心怀感激
去到客户那里也是对客人说公司是好公司,就算这次没有缘分,但是还是请我继续访问
因此拿到单的情况也有发生所以很满足
然而等到又喝了几杯说起我们营业部的中国同事吵架这种在日本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的八卦的时候
姐姐突然抱着我大哭说为啥日本人要一直隐忍啊,真的很辛苦啊,工作已经很辛苦了为啥同事间还要搞这些事,真的很辛苦。。。。。。
嗯。。。就。。。早说不好嘛,之前觉悟那么高搞得大家都不好意思吐槽。。。何必呢。。。
大姐就这样哭一阵笑一阵一直到最后

公司人际关系的槽点实在太多以至于我都懒得再说了
然而上司莫名其妙的说下周要一起喝酒(当然是大家自费)
具体时间却一直没有确定
结果中文教师的经理想要加一节体验课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虽然说了理由但是经理表示因为想和早上的小班课一起请一个老师担当
所以如果我不能确定之后的试讲那小班课可能一起会让别的老师来上
真是WTF???
虽然经理想省老师交通费的逻辑我能理解(日本公司承担员工出勤的费用)
但是今天不是已经和学生约好是我,而且现在用的教材也是我做的
让别的老师来上课拿钱,真是日了狗了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这么自由是好还是不好
没法自己开教室也不能吵架结果只能忍着
真是呕+10086

2019.02.21 全民昼颜

来自日本朋友的瓜

朋友是40多岁的妈妈(以下简称K)
前两天说有个朋友(以下简称G代表瓜)从福冈来玩儿
然后神秘地说是“不伦之旅”
跟着K开始解释
朋友G是自己刚当妈妈的时候在育儿网站上认识的网友
鉴于K的大女儿已经初二所以她们应该已经是十多年的朋友
最初也是一大堆人讨论最后缩小到6人加成一个小群聊

这次G来这边玩耍借口依然是为了妈妈们的聚会
就在我感叹日本的妈妈竟然可以丢下家人自己单独出来玩的时候
K爆料说妈妈聚会其实是一个一年两次的借口
其主要目的是为了来见男朋友(约炮)
G此前还特意去K家玩耍抱着K家的狗子录了开心的视频发给家人
而她老公还一直以为老婆简直爱自己到不行(迷之自信)
至于出轨的理由其实狠简单
因为自己是初恋就结婚而朋友们都有很多经历觉得自己没啥回忆所以亏了

而出轨对象其实也是已婚
因为工作关系会长期在外所以相当于可以随意出轨
据说一起工作的人大约有50%都在各处结交女朋友
而相对的他们的另一半因为长期一个人在家所以也在随意的出轨
可以说是很open的夫妇群体

G在小群聊里坦白之后
其他组员也陆续表示“其实我也。。。”
结果6人中有4人都在出~
K表示现在走到街上看见时尚一点的妈妈都会觉得她们是不是都在出轨
我不失时机的鼓励K要抓紧不能out

隔天K update说G和男友约好这次互相删掉line的联系方式
男方虽然平时很小气但是竟然意外的送了不算便宜的告别礼物
虽然完全不和G的心意马上被挂到二手网站上去了
而G趁K酒醉睡着的时候把他的line设置成转发模式
以后他和太太的聊天都会默默转发到她手机里被当作下酒菜

联想到我司女同事的离婚率和国内的女忍者们
真心觉得还是日本妹活的比较自由奔放~

以上就是一个有4个娃的妈妈的出轨故事~
Yes,4个娃分别是小二,小四,小六&初二

2019.02.20 房子

J小姐终于订了房子

59平310万的老公房带中古装修

折合日币大概5700万

正好最近这边的同事也订了一套

在大阪城公园旁边的25年新翻修平层大公寓

90多平19层能看到大阪城4000多万

但是大阪和上海能比吗?

周六正好和日本中年大叔学生讨论在日华人疯狂买房的问题

看看他们怎么说。

2019.02.19 爸爸(二)

今天是元宵节
人们却在说要吃汤圆🤷‍♀️

我没有汤圆,半夜突然想吃烧肉
香菇或者土豆
或者什么都不加红红亮亮的红烧肉
可惜啥家里只有卤牛肉
切了一大块再开了一罐芦荟酸奶聊以解馋

其实有汤圆的话也可以吃吃
爱糯米这一点随了我爹

我爹是江南小镇人氏
据说以前外公家是手艺人所以我爹也算是有人伺候的小少爷出身
后来日本兵一把火烧了铺子从此家道中落
(所以后来我爹能接受我和T先生也数不易,
不过他不同意我也不会听的
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后的抗议
结婚和亲戚们吃的那餐饭他是没有去的)
他16岁当兵离开家乡去了张家口
后来又去了西安的通讯兵学院
再后来做到助教又去了数学所再转电子所
遇到了后来从事一生的事业

至于他是什么身份的学院,数学所又是什么
我都无从而知
这一切都是我小时候从他那里听说的
那时候我还不会追问况且我妈的内幕其实也是同一来源
所以作证的只有后来来我家谈事情的一些叔叔伯伯
而现我爹已经离开前线岗位十多年
叔叔伯伯们也不再来访
如果我找不到他以前的档案或者日记或者他根本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而我又成不了我叔叔那样的名人所以估计是很难再考证出历史的真相了
(我叔叔成了名人之后挺喜欢到处调查他爹的国民党军医往事,
可能因为有点儿名气也有些朋友,大陆台湾还真都挖掘出来一些
哦,我爷爷也不是我亲爷爷,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我爹9年前刚做完手术再疗养那会儿总说以后要写一本书
叫做《一百个小城的故事》
专讲家乡的一些小事和小吃
可惜后来回家之后一直懒怠
我催了他几次都没有动静
想要代笔又总是没有机会
现在更没有机会了于是一切只能靠我想象
或者看看其他人写的江南往事
然后说:“哦,当年我爹也许也是这样。“
也不知道真假

你看,说到这里又有点悲伤
阴阳两隔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你们再也无法交流了
有些你想知道的事情也许你永远也没有办法弄清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