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2 一言难尽

哎 要说我司同事的水平呢
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看看别的team
也都是一泡稀
各有各的恶心

比如有一个leader简称为小P姐
招了一个有管理经验的大叔
不会英语,所以没法和大老板交流不能告状
HR呢也是奇葩,发offer之前没跟她沟通工资
大叔签完offer小p姐嫌HR工资开高了
找老板要求给人家降工资
当然降不成
跟着又计划给人家设定无法完成的KPI
然后年底找茬降工资
昨天听说其实当初打算找大叔是因为她不想在门店上班
所以招了一个有管理经验只负责门店的人
但是老板说没有这种职位不可能
于是她说那就不让他当正社员,当临时工吧
你让人家从管理岗辞职了来这里当临时工??
脑子有包嘛?

昨天我临时发现小P姐在推上发了个商业活动
海报一看就不是我司设计师做的logo颜色完全不对
communication竟然没抗议就发了
(说起communication team那又是另外一个奇葩的故事。。。)
然后呢这个活动没有和任何人沟通
包括她手下的两个人
因为是和第三方一起办活动
所以咨询受理丢给人家
就没知会公司的其他部门
但是呢活动不免费
出发地点是门店
费用不过公司收银台直接给第三方
提供给客人的工具也不免费
由第三方提供
而且不跟我司签任何免责条款
请问这个活动对我司的意义在哪里呢???
到此一游嘛???
如果拿着别人的道具活动出了事
猜猜人家会告谁??

2020.02.01 世界永不停转

哎拖延症患者终于来更新
其实这几个月公司发生不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情。。。

比如谁能想到其实上次更新3天之后冷冰冰小姐就永远的离开了我们的视线。。。
然后大前天温柔leader也群发了离职邮件
虽然我以前公司的惯例是last day群发farewell邮件
也不知道为啥她明明3月中旬才彻底走现在就群发个什么。。。
因为好像并不能恶心到谁。。。

冷冰冰小姐离开的那天天空飘起了雨
想想冷小姐一如往常的步入公司
谁知道等待她的是摩拳擦掌的Boss
她也许甚至都没完成早上的工作。。。
至今谁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因为Boss到现在也没具体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
怎么发生的
我们只知道从那天早上开始冷小姐被告知不用来了
是在下午的部门会议上宣布的
后来大家还去打了保龄球。。。
大家还都玩儿的很开心。。。
回公司后消息估计已经传开
好多人不知道是不是装的反正都在各种刺探消息

隔了两天法务通过人事找到另外一个leader想要跟我私下里了解情况
那个leader告诉了我部门的同事让她给我发消息见面的事情
所以legal作为一个前美国执业律师不懂什么叫私下嘛???
公司又不是没有邮件没有聊天软件干嘛要绕那么大一圈???
哦那个leader顺便和部门里的临时工们问发生了什么(有脑都能知道临时工能知道个啥。。。)
所以所有人都知道我见了legal和人事😄

人事在“私下聊聊”之前给了我一份合同
说之前的搞错了
我回家看了才发现把出勤时间的灵活度从9点22点调整到了6点24点
我???
SB才会签好嘛?
我问了BOSS他表示他不知道要改我合同的事情
我又问了HR为啥我BOSS不知道改我合同的事情
她表示不需要。。。
我又问了BOSS的BOSS说HR逼我改合同
BOSS的BOSS说你希望我干啥?
我。。。
我只想静静。。。
最后只好写给legal和大老板
估计是legal挺身让HR放过了我
因为大老板是后来才知道的。。。

又过了一个月冷小姐和公司和解了
不知道和解费拿了多少
据说进了理想的公司做了理想的工作
薪水也大幅上升
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哦那些平时表现和她很好,
当时很关心事情进展的姐妹们没一个站出来帮她说话的😊
只是最近有人说好希望她还在
请看我翻着白眼的😊
哦那之后我们再也没开过部门会议。。。

后来有人爆出BOSS和leader6月份去法国出差的时候住的同一间房

后来leader突然说不想做兼任的品牌经理的工作了
后来据说BOSS的BOSS说如果不做就降工资吧
后来据说没谈拢于是leader就辞职了
后来有人拱我当leader
隔天又当这我的面劝温柔leader努力克服一下现在放弃了太可惜
嗯。。。

另一边
武汉被爆出新型肺炎
武汉被封锁
武汉人在世界中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POPO在新加坡自我隔离到自我投院到阴性被放逐但是又回不了家
日本禁了湖北发行护照的人入境
日本撤侨打包回了病毒
日本负责接收日侨的官员自杀
日本口罩酒精类消毒用品处处售罄
店里每天都有熊孩子躺在地上耍赖

公司东亚的大仓库在武汉上海广州
武汉没货出了,出了也没人敢要
上海广州还没上班
上了班估计也先发国内仓
日本分公司3月份周年庆
我看我们可能冬装要卖到5月才能有新货了。。。

世界永不停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