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9 爸爸(二)

今天是元宵节
人们却在说要吃汤圆🤷‍♀️

我没有汤圆,半夜突然想吃烧肉
香菇或者土豆
或者什么都不加红红亮亮的红烧肉
可惜啥家里只有卤牛肉
切了一大块再开了一罐芦荟酸奶聊以解馋

其实有汤圆的话也可以吃吃
爱糯米这一点随了我爹

我爹是江南小镇人氏
据说以前外公家是手艺人所以我爹也算是有人伺候的小少爷出身
后来日本兵一把火烧了铺子从此家道中落
(所以后来我爹能接受我和T先生也数不易,
不过他不同意我也不会听的
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后的抗议
结婚和亲戚们吃的那餐饭他是没有去的)
他16岁当兵离开家乡去了张家口
后来又去了西安的通讯兵学院
再后来做到助教又去了数学所再转电子所
遇到了后来从事一生的事业

至于他是什么身份的学院,数学所又是什么
我都无从而知
这一切都是我小时候从他那里听说的
那时候我还不会追问况且我妈的内幕其实也是同一来源
所以作证的只有后来来我家谈事情的一些叔叔伯伯
而现我爹已经离开前线岗位十多年
叔叔伯伯们也不再来访
如果我找不到他以前的档案或者日记或者他根本没有写日记的习惯
而我又成不了我叔叔那样的名人所以估计是很难再考证出历史的真相了
(我叔叔成了名人之后挺喜欢到处调查他爹的国民党军医往事,
可能因为有点儿名气也有些朋友,大陆台湾还真都挖掘出来一些
哦,我爷爷也不是我亲爷爷,那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我爹9年前刚做完手术再疗养那会儿总说以后要写一本书
叫做《一百个小城的故事》
专讲家乡的一些小事和小吃
可惜后来回家之后一直懒怠
我催了他几次都没有动静
想要代笔又总是没有机会
现在更没有机会了于是一切只能靠我想象
或者看看其他人写的江南往事
然后说:“哦,当年我爹也许也是这样。“
也不知道真假

你看,说到这里又有点悲伤
阴阳两隔最大的遗憾之一就是你们再也无法交流了
有些你想知道的事情也许你永远也没有办法弄清了

(未完待续…)

One Reply to “2019.02.19 爸爸(二)”

Leave a Reply